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香芸芸

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____郑板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倾听、阅读、思考、写作—— 特别说明:本博主的所有博文,除注明“引用”、“转载”外,其余均为原创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那年除夕的背影  

2012-01-22 14:07:12|  分类: 随想笔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每逢岁末,那个背影总象幽灵似的突然闯入我的记忆里,让我挥之不去。

那年除夕下午,天气阴冷,有点寒风。约四点钟左右,远远近近的爆竹声就开始断断续续地响起。爆竹声中,不少家庭已结束了里里外外的大扫除,准备做团年饭了。

捡破烂的阿婆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我家院子门口。妈妈象是与她约定似的,一见到她忙从房子里走出去,向她笑了笑,把门口那刚捆好的废品交给她,她怯怯地接过。正想开口说什么,见我从里面蹦出来,立即转过身去,慢慢地挪动着笨重的步子,缓缓而去。

我呆呆地站在院子里,透过疏松的竹篱笆,看着那有点佝偻的背影,白发飘飘,在寒风中渐渐远去,直至消失在爆竹烟雾弥漫的小巷深处。还在读小学的我,心中充满怜悯和困惑:家家都在高高兴兴地准备过年,她怎么不回家呢?她有家吗?有亲人吗?是不是亲人对她不好?是不是儿子或媳妇抛弃了她?

我把困惑告诉了妈妈。妈说:以捡破烂为生的人,身世一定很惨,我怎么好意思问人家的伤心事呢?我只知道她住在郊区那边,别的一无所知。你一个女孩子人家别那么多事。

妈妈没能解开我的困惑,但我似乎明白了穷人并不只是“万恶的旧社会”才有。从那时起,我在不知不觉中渐渐产生了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愫,也从妈妈的言行中,学会了同情劳苦大众。

那个阿婆常在到我们住的那一带捡破烂。她身材中等,衣衫破旧,头发凌乱。无论是走路还是捡破烂,她总是头低低的,长长的灰白头发遮住了她的大半边脸。

在童年记忆中,妈妈总有清理不完的旧物。旧报纸、旧衣布、碎纸皮等等一大堆。每攒够一堆,妈妈就让我拿去收购站卖。见到这位捡破烂的阿婆后,妈妈就把家里的废品留给了她。以后隔三差五,阿婆就会“光顾”我家一次,一边走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家小院子,眼睛里充满期待。如果妈妈有东西拿给她,她会很高兴,然后带着几分感激几分惶恐离去。如果妈说:阿婆,今天没有东西啦。她顿生失望,怅怅地离去。如果我家大门紧闭,她会一步一回头,巴望我妈会从里面出来给她东西。

这一切,我只能躲在阴暗的屋子里隔着院子远远地看着。每次等我从屋里冲出来时,她总是背影相迎。她留给我的仿佛永远是一个让我好奇和疑惑的背影。我很纳闷,她为什么怕我一个小孩子?我的纳闷一直缠绕着我,直至长大成人。我终于明白了人再穷也有尊严。自尊心让她无法面对一个孩子毫无掩饰甚至赤裸裸的怜悯目光,而妈妈的微笑、慈祥与平和,多少让她找到心灵的慰藉,让她可以接受妈妈的帮助,尽管这其中仍然带着胆怯和诚惶诚恐。

后来,阿婆没有再来了。但她的背影却牢牢地刻在我的记忆里,在我不经意的时候,在岁末年初的时候,突然不约而至,让我无端感叹一番。

再后来,开始有乞丐上门讨饭,有一段时间似乎还比较多。这是改革开放初期,政策开始宽松了,政府允许北方贫困地区的贫困者南下逃荒。

再后来,我们搬离了西城区——我童年的生活地,也是我幼小心灵触摸人生的初始地。

一晃多少年过去了,我们的国家以惊人的速度发展。今昔对比,晃若隔世。到处是高楼大厦,到处是衣装鲜亮的人们,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。然而,繁华都市的一些角落依然有捡破烂为生的人,人头簇拥的街头依然有寒风中哆嗦的乞讨者。社会的贫富悬殊似乎是一个一时无法解决的全球性难题。

在这寒冬的岁末,在迎新送旧之际,想起杜甫的诗句: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,期待着社会有越来越多的温饱者关怀饥寒者,世界不再有贫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7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