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香芸芸

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____郑板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倾听、阅读、思考、写作—— 特别说明:本博主的所有博文,除注明“引用”、“转载”外,其余均为原创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引用 韩寒:我想和这个世界好好谈谈--《独唱团》正版早泄  

2010-07-02 18:17:34|  分类: 推荐阅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点子正韩寒:我想和这个世界好好谈谈--《独唱团》正版早泄
   这几天,一个消息在坊间广为流传。韩寒《独唱团》终于开“唱”了!目前,正在各家网店开始预订,上线即排销售榜首。今天下午,网友也已经看到了《独唱团》目录,开篇以周云蓬:绿皮火车,其中,最引人关注的是韩寒亲自操刀《我想和这个世界好好谈谈》。韩寒究竟会和“这个世界”如何“好好谈谈”,点子正翻墙为大家“找”来此文的“早泄版”,与各位网友分享。如有雷同,纯属虚构。

  为韩寒童鞋做个广告,《独唱团》将于7月6日上市,敬请期待!
 

韩寒:我想和这个世界好好谈谈--《独唱团》正版早泄 - 点子正 - 点子正的博客

 

  韩寒:《我想和这个世界好好谈谈》

               --代《独唱团》跋

 

  感谢各位网友的关注,《独唱团》终于开唱了!

  经常旅游的朋友,都知道“唱歌”是什么,这是一件比较私密的生理事件,虽然古训告诉我们: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虽然很多的历史事件告诉我们,群众大合唱,是一种喜闻乐见的形式,而且推动着历史的车轮,仿如那首著名的大合唱《黄河在咆哮》一样。但是,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我更喜欢“独唱”。

  此次我的《独唱》,是以“团”的组织形式奉献给大家的。当大家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,也已经看到了这个庞大的团,套用那个标榜精品却又不知所云的电视剧名,这是《你的团长你的团》。

  在这个“团”里,有很多大家熟悉的朋友,蔡康永,这个说话和他的长相一样大嘴的“伪爷”,这次他告诉大家《脏话到底脏在哪》;石康,一个能把小说写得象黄段子一样的人才,这次请大家《看哪,这人》;艾未未,这是一个长得就象一个敏感词的大胡子,此次他担任长号手,写了篇《我脑》。

  其他还有很多,都相当不错。估计大家在收到这篇《独唱团》时,肯定会先看我的文章,承蒙厚爱,我还是先给我的朋友们做点广告,这样他们会把更多好看又好玩的稿件先给我的《独唱团》首发。

  这里要遗憾地告诉大家,大家没有欣赏到我的那幅与大家坦诚相见的“裸体照”,我曾设想把我的《独唱团》的小样,挡在我的中央部位,大家已经知道很多人怀疑我的动机不纯,有影射裆中央的目的,其实这是我的一种误读。请不要用有色眼镜看我,我其实只是那个说破皇帝没穿衣服的孩子,只是庆幸这个习惯,没有随着年纪的增长而丢掉,这个特异功能至今一直保存得完好。

  其实,最主要的原因是杂志的“刊号”问题。今天大家看到的《独唱团》说是一本杂志是不对,其实是一本书,或者叫“杂志书”。其实每一个文艺青年都有一种“杂志情结”,这都是在他们年少无知的时候,受了太多的杂志的毒害,不象现在的年青人,从小从没看过几本杂志,大了也只看时尚,根本不知道中国这个农业大国还有过一本文学杂志叫《收获》,其实是讲文学的和农业半毛钱关系都没有。

  杂志,很杂,就象中国的文人象个“杂种”一样。说是“杂种”,并不含有贬义,因为中学为体,西学为用;还是西学为体,中学为用,都是中西杂交的种子所培育出来的。每个文艺愤青眼里,都有个“志”,仓颉造字时用“志”是说“士下面有心”为志,有心的士才是“志”。所以,我一般想办个“杂志”!

  中国的新闻出版有着严格的审查制度,在申请《独唱团》杂志的时候,我才知道办个“刊号”有多难,就象现在你想相亲希望会碰到个处女一样难。有一天,我突然明白了,“刊”是“干”和一个“立刀”组成的,是一个很黄很暴力的结合体,对于这样一个河蟹的社会,自然会审查得如同前几天那些个千万富豪征婚,还要请风水大师看面相审查一样。所以办杂志现在是“非诚勿扰”的。

  后来我学了《毛选》中的名篇《论持久战》,又学习了“科学发展观”,我决定还是暂时出了这本“杂本书”。其实我的本意不想出书,因为现在白云大娘都能出书,泥萍都能写《日子》,脏捂本都能出书骗很多钱,出于我的个性,我真的不愿凑这个热闹。

  但是,《独唱团》还是来了。正如此前很多媒体报道我“奉子成婚”一样,我不想多说,只是想告诉大家,其实出书和生孩子一样的,只要你肚里有,一定会出来的!

  各位网友也知道这本《独唱团》来得有些晚,本想一周前出,可是我查了一下黄历,发现七月一日,除了加拿大的国庆日外,还是D的生日,我不想我的一本小册子,被误读成给D的献礼,就准备再推几天,可是我又发现,7月4日是美国国庆日。出于我的爱国心,我又不爱给美国献礼。于是决定7月6日,我主观地想,如果大家看到这本书的时候,还能想到“七七事变”,还能为伟大的抗日战争的胜利,做点纪念,还是不错的。

  日本来是件快乐的事,但是必须得两厢情愿。比如强拆,相当于强日;比如钓鱼执法,相当于诱日,所以现在很多普通民众都“抗日”。其实这是人性的光辉,人本思想的外化。不再多述,免被河蟹。

 

  最后说一下这篇文章的标题:《我想和这个世界好好谈谈》。这是一个连载,我也希望《独唱团》不要孤独一唱,成为“绝唱”,我内心希望我能将独唱变成“联唱”,这也是我选择联想手机做我的广告合作伙伴的原因之一。很多人已经把我当成一个文化符号,其实我只是一个普通人,我更多的只是一种自知与自省和自察。这篇《我想和这个世界好好谈谈》,其实就是我的这种“感想”,卢梭写过《忏悔录》,我一来没到那个年纪,二来我自认没有做过太多对不起人的事,所以我不想忏悔,我只想“谈谈”。

  关于“谈谈”,我想“谈”一下。这个世界是个很上火的事,正如目前七月流火,(很多掉书袋的朋友不要指出我用错了成语,我只是借代一下。)正如世界很炎炎,正如我是一个“炎黄子孙”。我是个搞文字的,只能借助于文字来表达我对世界的看法和心得,所以我想“谈谈”。

  不再多讲,言多必失。

  更多内容,敬请期待下一期的《独唱团》。

  最后,要告诉大家,请支持正版。

  这篇韩寒:我想和这个世界好好谈谈--代《独唱团》跋,就是一个名符其实的“正版”,是“点子正版”,而且,将本应七月六日才上市的《独唱团》,提前泄密。所以严格说来,是一个“正版”(早泄版)。

 

  夏安!

  祝大家看球快乐,我还是看好阿根廷!

 

  最后附上《独唱团》名录:

韩寒:我想和这个世界好好谈谈--《独唱团》正版早泄 - 点子正 - 点子正的博客

 

  

韩寒《独唱团》首辑目录

    周云蓬:绿皮火车

    罗永浩:秋菊男的故事

    林少华:为了破碎的鸡蛋

    蔡康永:脏话到底脏在哪儿

    梁朝辉:摩托日记

    兔:给你一些不抢一些

    欧阳应霁:贴地快感

    石康:看哪、这人

    咪蒙:好疼的金圣叹

    王子乔:风在算钱

    北山:你们去卅城

    火蜥:幸福村

    负二:电击敌不过催眠

    老王子:合唱

    拖把:人人都是谬误家

    沈纹:这个夏天你去不了

    彭浩翔:耐克来兮(连载)

    今淇:一如玫红色的蔷薇之于夏日(连载)

    韩寒: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(连载)

    汤庭:缓梦

    日越:流浪者与五星红旗

    宁舟浩:单位、干部和机关

    韩承烨:米粒般大小的时间点

    刘丽杰:另一种片段

    凌小童:EMOTIONANDPERSPECTIVE

    擦主席:奶溪漫画

    爻木木:REDZEBRA

    艾未未:我脑

    张慧俊:所有人问所有人插图

    严明:我的码头

    村里人:乐园

    谢鹏:THEDARKNESSOUTSIDENIGHT

    双麒:臆先生

    所有人问所有人:黄健翔;

  梁文道;余秋雨的助手

  点子正:点子正点道为止

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