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香芸芸

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____郑板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倾听、阅读、思考、写作—— 特别说明:本博主的所有博文,除注明“引用”、“转载”外,其余均为原创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引用 汪永晨-在德国,节约不是口号   

2010-05-04 19:37:24|  分类: 推荐阅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2000年,河水改变的标志 
       2008年11月18日,应德国外交部的邀请,我来到了莱茵河、易北河流过的城市与村庄。第一印象,今天德国街上的自行车道比我1991年第一次到德国时宽了一倍。            1991年走在德国的街上时很少能看到自行车。即使有人骑,也是一身运动装的打扮。这次一大早,街上虽然不能像我们北京似的用川流不息来形容自行车的流量,但从德国街头骑车赶着上班的能看出,自行车已经是他们的交通工具之一。而住宅楼前。一堆一堆的自行车也绝对是不少见。我问给我开车的司机,自行车道宽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他告诉我大概是十年前。
     德国环保部水资源保护署署长罗塔维尔在接受我的采访时说,在德国,农业污染仍然是个让人头疼的难题。罗塔维尔说,德国的河流变清,对公众来说是从1995年、1996年"始的。重要标志是2000年放归的鲑鱼成活了。因为鲑鱼对水质的要求很高。它们能够生存,说明河里的水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清澈程度。这几年,我们一说起发达国家的河流总是羡慕不已。这次德国之行细打听后才知道,德国河里的水真正清了,也是这个世纪的事。而这样算下来,他们的工业革命已经多少年了,污染的时间可就真不短了。
       让德国乃至欧洲警醒的是个环境事件。那是1986年德国和瑞士交界处,三多斯化学工厂因事故造成的污染,使得莱茵河里的鱼大量死亡,生物多样性遭到灭顶之灾。那以后,德国、法国、瑞士、荷兰四国成立了莱茵河国际河流管理组织、共同处理莱茵河的水质问题。
       在德国,现行的管理水的政策,一是水不经处理绝对不许向河里排放;二是不同的水要用不同的方式处理,由不同的部门处理。现在德国有79.8%的水不能使用,特别是地下水不能用。不用的原因,一是德国现在不缺水,降雨量够了;二是,他们认为,建立水利工程,发电,都会影响鱼和生态,所以也不能用这些自然的、江河里的水。
  在德团,水的利用中很大的量是核能等工业冷却水,占13.2%。这些水虽然不会造成水污染,但会影响河水的温度所以,不但不能用那应该得到保护的79.8%的水,用剩余的13. 2%的水时也要根据季节的变化调整。比如夏天热时,向河流里排放的冷却水的量就要被严格限制,能少用就少用。因为水温对水生态是有影响的,这一点在德国已经达成共识。
   在德国,工业用水占用水量的4.1%(不含工业冷却水);而农业用水,在德国只占用水量的0 1% 而德国的农田占国土面积的差不多一半。
   我告诉罗塔,在中国,农民过去有习惯,每年农闲的时候就要清理河泥。这不仅对水清有作用,而且这些河泥还是很好的肥料。可惜人们现在都不费那个劲了,都用化肥德。德国呢?罗塔告诉我,他们从来没有挖过河泥,现在所有的水都进了污水处理厂。处理污水时会产生一些污泥。处理污泄的办法就是烧了。
   罗塔说,在德国,污染了水不仅仅是罚钱,而且要坐牢。每条河上都有自动检测系统,六分钟就会检查一次。所以谁污染了河水,很快就会被"揪"出来。
  所有的水都要被处理,这笔钱谁出呢?罗岁塔告诉我,在德国居民用一吨水收费是l.8欧元。而污水处理费,科隆、慕尼黑、法兰克福是2欧元左右,汉堡和柏林都高达每吨4欧元。
   我在前几年就听说过,德国的莱茵河曾被渠道化,而德国的另一大河易北河就没有被硬化。今天这一说法在罗塔那得到证实。他告诉我,德国河流渠道化是从1835年开始的。1972年工业革命时,这些工程更使莱茵河的生态被人为地改变了。而与此相比,易北河则是要好得多。所以,虽然易北河的污染在东西德统一之前也很严重,但治理起来,还是比硬化了的莱茵河容易得很多。这种现象在欧洲各国有很多相同之处,所以欧盟各国已经达成共识,要在2015年完成河流恢复自然的改善。
   埃姆舍合作社是德国的一个环保组织,建于1899年。起因于1850年,埃姆舍河被煤矿的开采严重地污染了。开矿后的人口突增,使得因污染带来问题愈发严重。除了污染以外,采煤对山体的影响,使得当地洪水的发生也多了起来。埃姆舍河流经德国的16个城市。早年间对这条河流有影响的就是开矿、洪水,再就也是渠道化。原来弯弯曲曲的河道,为了让污水迅速通过而被"搂直"了,被人为地弄成了V字。
  情况的改变一是上世纪80年代德国人的环保意识加强了,再一个就是苏联时期切尔诺贝利泄露的灾难。从1991年到1997年,埃姆舎合作社总共投资2.3亿欧元,在原来的埃姆舎河上建立了新的污水处理厂。现在85公里长的埃姆舎河上有三个打的污水处理厂。对这条河的整治的第二步就是把过去修成的渠道恢复成自然。当然让河道重新弯弯曲曲已经不太可能,因河两岸住上了人家,在德国要人搬家,绝对不像我们这几年关注的中国水库移民那么简单。
  全流域面积865平方公里的自然恢复,带米了5000个就业机会。全工程的预算是4.4亿欧元。整治埃姆舍河的经费,从公众中收上来的污水处理费占了相当大的比重。再有就是向国家和政盟及基金会申请的项目经费。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从汉堡鱼市看德国江河 
  除了莱茵河外,在德国家喻户晓的河就是易北河了。易北河从汉堡流过100公里后进人北海。汉堡码头对中国人来说不陌生。如今中国是德国重要的贸易伙伴,码头上有很多中国的货船,所以德同人对中国也很熟悉。
        1991年我第一次到汉堡时,汉堡城里的鱼市是我慕名而去的。我知道每到周日,这个传统的市场是汉堡人生活中的重要内容。这儿每到周日早上六点多钟,卖鱼的、买鱼的都聚在那了。十点钟则关市。这个历史上留下的传统是因为,周日的十点钟人们就要去教堂了。今天虽然不是人人都要去教堂,但十点钟结束交易已经成了汉堡鱼市的习惯。
   这次在汉堡采访,计我很吃惊的一个数字是,今天易北河上打鱼的人家只有五六户了。过去则是上百户都不止的。汉堡环保研究所的研究员维诺给我解释了其中的原因:污染。
   在德国,人们说到江河的问题一定要说的就是污染。而没人提起水坝。这些年在中国大力主张建坝的人总是说,西方发达国家的江河90%都开发了水电,他们现在不开发是因为都开发完了。
   这次在德国采访我才知道,被我国一些人认为的90%的开发,是人家认为可使用的水的90%,而不是所有江河的90%。在德国,可用、可开发的水也就20%多一点。
   一位在德国生活了23年的中国人对我说:19世纪德国工业革命时期,人们是不知道对自然的破坏、对江河的污染会影响到人的健康。一旦知道了,他们就把污染当成大事来抓。因为谁也不希望拿自己的健康开玩笑。而我们今天对江河的污染,是知道了人家走过的弯路,却明知故犯。
     要钱,还是要未来?是德国人把水污染当成大事来关往的问题。
    汉堡的易北河边有一个监测站,每隔6分钟就会自动检测水质。这样的监测站,易北河一共有10个。不仅检测水质。而且也监测易北河里的鱼和生物多样性的变化,泥沙的含量。
  在德国,江河的污染是从19世纪中期开始的。但那时对江河的污染速度很慢。二次世界大战后,随着现代生活节奏的加快,污染的速度也加快了。上世纪70年代以后,情况开始改变了人们对自然的认识,绿党的产生,母亲对孩子健康的关心。到了八九十年代以后,尊重自然、垃圾分类、资源回收都成了人们保护自然的举措。
   我乘船在易北河上采访时,一上船就看到一群四五岁的孩子。当时风很大,船上的孩子们一个个瞪着眼睛四处张望。
   难道这么小的孩子也在接受环境教育?我1991年到德过时,在火车上就碰到一群小学生坐着火车刮森林里去上自然课。带着疑问我问了带着孩子们的老师,得到的回答是:孩子们的家在易北河两岸,当然应该从小就了解家乡的河。
  11月的易北河上已经很冷,船开起来时,风真的很大。我想,中国的爸爸妈妈能同意让幼儿园的老帅带着他们在河上顶风学习吗?
   易北河是中欧主要航运水道之一。它流向西北,从捷克共和国出发,穿过德国,注人北海。它起源于捷克共和国和波兰边境附近的克尔科诺谢山(Krkonose    Mountains)南侧,呈弧形,穿过波希米业(捷克共和国西北部),约在德勒斯登东南40公里处进入德国东部,其余河道完全处于德围境内,河口位于北海岸上的库克斯港(Cuxhaven)。
       易北河全长1165公里,约l/3流经捷克共和围,2/3流经德国。流域总面积144060平方公里。
       易北河是汇集距捷克-波兰边境数公里的克尔科诺谢山中的许多源头小溪而形成的。全球气候变化对易北河的影响也很大。除了冬天越来越不冷了、雪线上升以外,2006年夏季雨水丰润的汉堡竟然有八个星期没下雨。陪同我采访的塞比娅在船上向我介绍汉堡时,有两句话留在我的记忆中:我的孩子洗澡时常常在那冲个没完没了,我会告诉他,你冲的是水,流走的是欧元。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水库、甲烷与温室效应 
   在柏林参议院健康与环境研究所采访时,施罗德研究员在给我介绍柏林河的变迁时|说,150年前人们的习惯是水随便泼到街上。而这次我在德国采访,不管是波恩、埃森,还是汉堡、帕林;也不管是国家环保官员、水专家还是大学教授 、民间组织,说的德国的水的问题都是150年来的污染与治理。
   德国化学协会、水化学学会主席马丁·耶可博士现在和中国有很多合作,我们北京奥运公园里也用了他的净水技术。我请马丁博士对今天中国江河的问题作个评价。他说,不管我们人类对自然做什么,都应该考虑到综合效应。水坝,能防洪、饮用、发电,但是对生物多样性的影响、对鱼的影对住在两岸的原住民的影响不能不算在内。
  马丁博士说,在德国一切都要经济核算。企业排水越清洁付的钱越少,排的水越脏,要付的钱就会越多。柏林处理污水的钱为什么高得吓人。一吨的污水处理费5块多,主要是东柏林过去没有多少处理污水的设施,东西德统一后有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,这些钱从哪出?用水的、排污水的当然都要付这笔钱。
  马丁博士说,在德国污水处理设施的建设费每个人平均下来有2000欧元呢。付的水钱里都包括什么,老百姓知道得清清楚楚。不像我们中国,现在老百姓用的每度电里都有为三峡工程出的钱,又有多少人知道?
   利用雨水,这两年在中国也被认为是因缺水想出的好办法。马丁博士说,用雨水还要有一套清洁雨水的设施。会很贵,一般人用不起。德国也有一些有钱的人大家一起摊钱铺设这样的处理设施。钱要自己出时,一定要算账,看值不值用得起不。 
   在德国,任何一个好的环保设施,能用的人,是不仅能付得起,也有相当环保理念的人。有钱没理念不行,有理念没钱也不行。
   2008年10月,我们一帮记者到山东采访,发现个村子里有电脑操控的滴灌设施,农民很欢迎。我问难出钱装的,告知是政府。
   其实我们老百姓花自己的钱时谁不算呢。花国家的钱时。或花我们纳税人的钱时,国家花时,谁在算、怎么算的我们很多时候都不知道。不知道,就有可能是出错的"温床"。我们记者也就有事要做。
    莱茵河、易北河上都没有专门为了发电而建的水电站。德国有水库,但都是解决饮水问题的。有坝,但不会把河全拦住,而是拦一半,水库运转中,产生的能源就顺便发电了,水电在德国只占9%。
   这次在德国采访,马丁博士给我讲清楚了一个过去我知道但不太明白的技术问题,就是水库会产生温室效应。马丁博士是这样解释的:水库蓄水时,库底大量尘积物像树木、房屋等,会使水质变质,以致厌氧也就是甲烷的产生。而甲烷的罪过,就是温室气体的排放。所以马丁博士认为,水电如果没有把库底清干净,其温室效应的影响是很危险的。水电不是清洁能源的解释之一,就是它在温室气体排放上并不能说比用煤好。在人们对全球气候变化的担心越来越严重的今天,水库产生的温室效应是人们不能再不重视的了。
    喜欢算账的德国科学家对水电算了另一笔账,人为蓄水产生的沉积物还有泥沙,泥沙会使水库的库容减小。如果花了很多饯,就应该算算花的这个钱数和它使用的时间比起来是不是值得。如果花了很多钱,还不算对自然的破坏,只算能用多少年,很多水电的成本是划不来的,因为使用的时间太短。
   马丁博士要我们算这个账时,我的脑子里想的是,目前我们中国建的那么多水电站,是谁在花这个钱,是政府,是企业,还是纳税人?而从中赚钱的,又是谁呢?
   采访中,让我很新奇的还有马丁博士告诉我他们的工作没有近期目标,只有不停地把水处理干净,德国也没有中国发展得那么快。没有那么决,也就没有那么大的压力。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为了家乡的河 
  波茨坦对我们中国人来说不陌生,1945年在宣布战胜了纳粹德国后,7月26日,以中美英三国的名义发表了勒令日本无条件投降的《波茨坦公告》。
   今天波茨坦在德国的出名,和那里的一条运河有关。
   离柏林一个多小时车程的波茨坦流淌着荇的河是条运河,叫冉科帕茨运河。它连接着柏林附近的施林那茨湖和哈佛尔河。河边的房子现在大多是家住柏林人家的别墅,也有人叫这里为渔村。这个渔村并不是有人靠打鱼为生,而是那儿河里的鱼吸引着很多钓鱼爱好者。
  安德烈·亚茨和培·吉塔,一个是汽车修理兼销售,一个是国家气候变化研究所的研究人员。2008年11月22号那个周末他们大雪中在波茨坦火车站接上我们向河边开去。
  路上,吉塔开始说起现在的运河里就有船。且并没有那么繁忙的运输,可开发商还是要把他们家门口的河加宽、挖深。为什么还要开发,是为了航运还是开发商有钱赚?
   到了河边,我看到了当地人和艺术家们正在进行着的项和平抗议的艺术活动,就是把自己的作品挂在河边的树上。让树上的小人代替他们向开发商说:不!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为 树 站 岗
       安德烈说,早年间,他们的前辈在河的对岸种上了树。他们认为,河的一边住人,另一边种树,出门就能看到树。这就是人与自然的关系。这些大树今天都是上百岁的"老人"了。可是如果要加深河道,这些树就要被砍。
    这些百岁"老人"见证了柏林城的建没。从历史到今天,运河上运载了柏林城发展所需的各种建材,从木头到沙石。
       也是在这条运河上,曾经要修建一个港口。安德烈说也是开发商们要干的事。那可是能赚大钱的一个项目,后来被当地人反对掉了,这些年的事实证明,那个港口不建设并没有影响什么。而要是建了,就会破坏现有的自然。
        吉塔说,河边的湿地是鱼和鸟产卵的地方,如果加宽河道,这些湿地就没有了。时代发展到今天,人类已经越来越认识到自己和自然应该是一种什么关系。我们不是反对经济发展,我们要问的是,这些发展必要吗?这些发展是以牺牲其他生命为代价的吗?
  哈特·穆特就是住在这儿的老人。东西德统一后,不少人离开了这曾经是东德的一部分的村庄。而哈特说自已是真的喜欢家乡的人。我问哈特:你们为家乡的河流说话有多少年了?十年。他告诉我。
  十年来,让哈特生气的还有,在德国,有的政府官员竟然在公司里也有身份。开发商利用这些人手中的权力进行开发,使得他们赚钱赚得合情合理。这些人会利用媒体,村里人也有在媒体工作的朋友,还有一些主持公道,热爱自然的记者。
  我问安德烈,你们是怎么知道,这里的河要被挖深、拓宽的?他告诉我:施工方在媒体上做了宣传。后来也有过勘测。我问:在德国,知情权是怎么体现的?安德烈说:他们一开始也在保密,但我们知道了,要去了解情况他们不能不告诉我们。
   政府里也有了朋友,在制定决策时这些朋友是能起到一些作用的。护河活功时间长了,很多警察也认识了。所以活动也少有激烈冲突。安德烈说。
   往树上挂"小人"替你们说话,是谁出的主意?我问安德安。他说:我们自己,也自一些艺术家的支持。
     德国绿党中的人曾租过一条大船,请媒体的人,还有一些官员浏览冉克帕茨运河。河的两岸有一些古老的建筑。如果河道加深,也会影响到这些建筑和周边的地质。所以,大船边走边向船上的人介绍着这些古老的建筑,及河两岸的动植物。
       为一条河的自然说了十年的话,这是不是也算德国人对自己家乡河流热爱的执着?即使一个法律健全、人们对自然的认识也是远远走在我我们中国前面的国家,人们要保护自己家乡的河的自然,依然艰难。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引用自2009年《随笔》第2期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